联系我们

泰言工作室

1260344252

15711147576

taiyanseo@foxmail.com

3000万微商大军涌入抖音,微商的下一站?

发布者:taiyanseo发布时间:2021-12-04访问量:68
3000万微商大军涌入抖音,微商的下一站?

Tik Tok搜索推广、短视频引流捷径-www.1879.net.cn

“抖商”的概念大概是在2018年10月之后,微信业务高调进军Tik Tok之后迅速传播开来的,从一开始就被打上了微商圈的烙印。

微信官方账号,做大量微信业务培训,通过微信官方账号更名为与“抖业务”相关的自媒体..................

在做“抖商”之前,一些微信业务团队已经在Aauto faster试水,积累了一些带货和流量转换的经验。Tik Tok的短视频调性,极度尴尬的年轻人,清新多样的带货氛围,让3000万微信商务人士为之流口水.

(这些振动棒微信官方账号是不同公司认证的,作为各自振动棒社区培训的流量入口,内容同质化比较高,但证明振动棒真的很火爆)

3月23日之后,头条搜索中出现了关键词“抖业务”,并有警示,谨防上当受骗。可见,Tik Tok并不欣赏微商圈试图利用Tik Tok流量红利炒作“抖商”的现象,并保持警惕,使得“抖商”的命运极其扑朔迷离.

1.“抖商”社区培训是新一轮“智商税”吗?

“他们在玩,你在看;他们播完后数钱,而你下班后还在吃泡面……”阿哲对粉丝喊,听起来有点残忍。

“对于微信业务来说,微信不仅仅是一个聊天软件,更是一个营销工具,Tik Tok不仅仅是一个逗乐软件。用它赚钱才是王道。”阿哲充满激情地说。他自称是“话匣子”,在主页简介里写了一句很有感染力的话:“错过了4G移动互联网出口,不要错过5G短视频出口,跟着我一起创业吧!魏欣:~“不过,阿哲没有太多粉丝。他自觉理解这个圈子,但杠杆不够。他把原因归结为自己不太擅长“捏造”。

圈子里已经有一些自媒体朋友,试图把减肥、健身、情感、励志的Tik Tok做出来,然后带领他们一个个进入私人微信号支付社区。一个人收399块,转化率还是“挺高”的。拉社区后会有老师讲课;讲座结束后,我们将通过私人微信号继续安利的“线上实践营”,然后用1999元购买一个VIP,了解更多干货知识。

(Tik Tok的操作技巧和代理操作已经成为产业链,图片来自抖商培训销售人员朋友圈)

除了一些运营商交学费学习涨粉技能外,更多人还是希望这种“致富”模式能够在完成学业后降临到自己身上。越来越多的人做Tik Tok是为了赚“做不了Tik Tok的人,想从Tik Tok赚钱”,听起来有点绕口。

付费群体有影响吗?根据笔者从付费社区一位朋友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往往你的微信会被互助粉丝瞬间加到几百人,然后对方在自己的Tik Tok账号里就会有一波互助粉丝。对于饱受涨粉难的小白来说,只要Tik Tok还受欢迎,这就是他们的希望,和眼前的“大神”一起交学费,才是他们在茫茫人海中的出路。

在Tik Tok吸粉比在微信账号更容易,2019年被认为是“无风之年”。接下来,笔者估计很快朋友圈里打着“抖业务培训”旗号的培训会越来越多。

这些似乎与Tik Tok平台无关。

二、去线下套餐会场,商务会议一个接一个抖

比各种线上培训走得更远的是微信业务老板和社区举办的线下分享会。

会议将是微信业务的杰作,因为微信业务有两大需求:一是将微信添加到好友中作为代理或客户;二是背书。虽然名人一般都“清高”,但他们互相背书。抖商对这个“微信商业基因”是完全的延续。

今年微商圈有三个“抖商”大会,杜子建在重庆举办的短视频营销大会,胡应邦社区发起的“全球抖商联盟”,抖商大学发起的“首届世界抖商大会”,听起来都很有名气。这些会议的门票是收费的,也很贵,可以看作是比线上培训跑得更快的盈利模式。

3月23日在杭州举办的“世界震撼大会”是最轰动的,就连龚文祥老师都说“现在任何一个商业震撼大会都有3000人参加”。据说现场坐满了5000人。据参与者说,他们都是1588元买的票,看起来比罗永浩里的粉丝还要疯狂!抖商大会的赞助商都是微信商业品牌。

>

(抖商大会的包装调性像抖音;现场座无虚席比得上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峰会)

抖商大会直击“涨粉”、“变现两大痛点,邀请了几位吸粉千万的草根抖音网红参加,“由于现场有几千个精准粉丝,有的(网红)还愿意免费来分享”,邀请抖音大V分享的成本并不会太高,比做互联网大会邀请投资大咖的专家费要少很多。会后还会组织做实训营,费用当然会比门票更高。

这场抖商大会成功引起了头条官方的注意,字节跳动PR以及“头条浙江”均及时发布通知撇清关系。

(今日头条对于“抖商”活动的声明以及警示)

尽管是蹭抖音流量红利做to B的生意,“抖商大学”看起来早有准备。笔者询问知情人士、厦门半空电子商务公司创始人张自平,“‘抖商大学’并没有冒充抖音官方,其举办会议公司名称是‘抖大(杭州)科技有限公司’,而‘抖商大学’商标也是由有着‘商标先生’之称的方强注册,在法律上不会有任何风险。”他认为,“抖音官方是不可能举办这样的会议,如果那样会有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既视感,抖音涨粉不难,难在变现,只能由第三方来做,官方回应担心大众被骗是情有可原的。”

另据了解,抖大的联合创始人就有十多位,有的还是黑马创业营的学员,而且这些联合创始人均有投资,现在估值已经翻了五六倍,会开完了再继续融资,这比同行做抖音、玩培训社群的段位显然要高。

中国的确有大量的个体创业者和自媒体人,他们正把朋友圈社交圈推广是存量,而抖音可以作为展示个人业务和形象的增量,这构成了抖商培训以及会议热的生存土壤。

而对于抖音官方来说,他们对于微商这个群体并不是很放心,担心所谓“抖商”群体出现会对抖音自身原本繁荣的生态产生复杂影响。

三、头条为什么要警告“抖商”?

抖音作为一个泛娱乐的平台,更多希望网友能够在平台上看到优质内容,而不是一个费尽心思赚钱或者让网友花钱的平台,并且抖商们赚钱还是想尽办法把流量引导至微信上成交,和抖音没有半毛钱关系。

抖音对于自身的商业化有自己的部署,留住MCN以及职业短视频达人,也会想办法让达人变现,目前抖音涨粉本身红利就很大,无须做补贴,因而存留度上没有问题;并且只要有粉丝,玩自媒体和互联网就会想办法找到变现模式,这个本身是生态中自发生长的模式,会更加稳固,而不需要微商的介入,因而在抖音平台上一旦判断为“微商”,有可能会出现限流和降权。

从直播收入分成(30%)和在抖音开电商橱窗是平台指出的明路,而培训、社群、大会的模式则是中V们自发摸索的。

抖音商业化最初引流至淘宝店销售,到抖音达人可以申请和开通商品橱窗(类似抖音达人自己的网店),从抖音“好物榜”可以看出,SKU主要集中在服装、美妆、食品、3C、宠物用品等品类。

这些本来是综合电商平台最成熟的品类,抖音达人的电商模式之所以能够存活下来主要是用户基于对于店主内容的认可成交,与阿里、京东等平台相比,在抖音做电商最大优势就是流量便宜;而网红们的带货能力能否持续依然取决于他们是不是会做电商,显然还是有相当高的门槛的。

(抖音商品橱窗分散在抖音达人账户之中,并根据热度分品类形成好物榜)

抖音想做的是体验较好的内容电商模式,而不希望抖商涌入之后成为最终目标都指向推销的场所。即使没有“抖商”,基于抖音海量的短视频人群,他们也可以基于商品橱窗逐渐找到自身做电商的特色。

“抖商”显然是有别于官方做商业化的路径,他们更多是希望通过抖音做能量场,最终引导至微信成交,这也是抖音力图避免的,要不抖音也不会把多闪提升到如此重要位置,目前多闪已经补齐了抖音社交通讯、建群以及发红包的环节。

但对于微商群体来说,他们对于微信会有更强的路径依赖,由于微信、抖音、多闪之间目前存在着众多微妙的关系,这使得抖商真正实操起来并不如乐观,赚钱只是少数培训人群。

笔者在这里要提醒的是,抖商活动兴起,将有可能给抖音平台带来的负面弊端同样不可忽视:

(1)由于大批受培训的微商人涌入抖音,将很快导致抖音内容开始功利化,从而对用户形成打扰,而抖商们的品控如何保障将耗费平台很大的运维精力。

(2)抖音本身是靠信息流广告盈利,这些广告主如果转向通过“抖商”模式自己转化粉丝和客户,减少甚至不再投放平台广告,抖商会不会挖平台的“墙角”也将有待观察。

(3)由于抖商变现的核心都会想办法教网红怎么让粉丝加微信比如直播的时候让粉丝二维扫码等等,再去做微商或做付费群,这使得抖商容易演变为“老韭菜收割新韭菜”的游戏。

实际上,在抖音里做短视频究竟是出自什么样发心,兴趣还是利益这些需要重新广大抖音达人重视的,如果是为了利益跟着官方正规路径耐心经营也是有希望获得成功;如果急功近利,则有可能被“抖商”带跑!

四、结语

不妨打个比方,如果抖音是所学校,那么“抖商”则是校外学校私底下培训班号称可以让学生轻松搞到考试答案并且快速成为学霸,这样抖商显然是不可能获得抖音平台的认可的,但是由于这所学校竞争实在激烈,一些营销玩的很6的“培训”还是能赚到一些钱,但这并不是抖音所希望看到的局面。而如果放任抖商忽悠下去,最终将会是一地鸡毛。

其实做抖音并没有那么难,如果愿意死磕,很多方法教材在网上也容易获取到,比如短视频字幕本身通过小影、快剪辑可以自动上;最核心还是内容持续生存能力以及与运营粉丝的能力,这些本身需要耕耘。所谓培训、大会,阿星认为,你就看老师自己做的怎么样,然后跟着模仿很多技巧自然会浮现。重要的是你是否真的愿意花时间、精力去经营自己的抖音号。

如果觉得文章对你有所帮助,欢迎留言并且推荐给你的好友。

作者:靠谱的阿星(ID:qq1598145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