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泰言工作室

1260344252

15711147576

taiyanseo@foxmail.com

抖音,还能「火」多久?

发布者:taiyanseo发布时间:2021-12-08访问量:146
抖音,还能「火」多久?

Tik Tok搜索推广、短视频引流捷径-www.1879.net.cn

“Tik Tok有毒,所以你不能停止玩……”

我不止一次听到身边的朋友向我提起这件事。我的一个自律的朋友甚至卸载了Tik Tok。他告诉我,“我不想被Tik Tok困住。”

首先,当我们在玩Tik Tok的时候,我们在玩什么?

的确,Tik Tok的内容太“精彩”了:

刷,刷到一位美丽的长腿小姐跳着戏谑的舞蹈;又刷了一遍,小萌娃太可爱了,她想马上生个孩子。再刷一遍,罗志祥的笑话太有趣了.

这些在Tik Tok光鲜亮丽、华丽有趣的内容,让我们都被平台毒害了。

当我们刷Tik Tok的时候,我们刷的是什么?

其实我们在刷平台算法!

开发商阿萨拉斯金说:

“在你手机的屏幕后面,有成千上万的工程师试图让软件尽可能让人上瘾。”

在算法的力量下,你内心的欲望和下一秒喜欢看什么,都可以通过它得到检验和满足。而你只能无意识的投降。

当你在玩Tik Tok的时候,背后强大的运营团队其实在玩你。

在一系列心理学原理和大数据算法推荐的产品开发基础上,不断给你高强度的快感体验,让你轻松快速获得大量快感和满足感。

对Tik Tok来说,它需要的是赢得你的时间,而你的行为正是你想要的。

毕竟Tik Tok的流量也是买的(至于怎么买,可以自己搜索一下它近几年的推广费用,金额肯定会让你大吃一惊),在平台上呆的时间越长越好。

第二,Tik Tok是“MCN”

为了引起你的注意,Tik Tok必须给你提供你喜欢看的节目。

普通人制作的内容自然不足以让你上瘾。

在这里,Tik Tok的“内容密集型运营”机制开始出现在BLACKPINK。它通过两个方面为你产生了很多“优质内容”,让你看不到。

Tik Tok的口号是“记录更美好的生活”。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看出其平台内容的调性和非常清晰。同时,内容的调性也决定了用户属性。

不难看出,Tik Tok平台的内容倾向是偏泛娱乐的内容,用户群体也是娱乐需求碎片化的年轻人。

一方面,平台本身通过签约各种网络名人和明星,生产出大量用户喜欢看的内容。事实上,Tik Tok当初很多“好看”的内容都是艺术院校的学生自费拍的(这是真的)。

另一方面,大量MCN人落户Tik Tok,批量为Tik Tok平台提供高推荐量的“优质内容”。

你看到的Tik Tok对那些大火的描述,戴古拉K,仙女酵母,一个禅宗和尚,以及许多你认为是业余爱好者的流行描述,大部分来自MCN机构的运作。

根据MCN相关白皮书的数据报告,短视频mcn的数量预计将在2019年增长到6800个。

事实上,Tik Tok的大部分内容已经被MCN机构制作的内容占据。

毕竟单从内容制作来看,MCN机构比普通人有更强的内容制作能力和名人资源,每分钟都能做出一个爆款内容,得到平台的流量支持和推荐,打造爆款内容,产生头部账号。

这些爆款内容符合平台用户的胃口和平台内容要求,因此可以获得更多的流量曝光,这也意味着这些爆款内容在帮助平台“留住”用户。

当平台更多的用户愿意在这里多花点时间,平台就能卖出越来越贵的广告位。

谁能帮助平台“留住”用户,肯定会获得更多的流量歪斜,这是一个定理,毋庸置疑。

另一方面,MCN机构通过制作爆款内容获得平台播放量的补贴。此外,红头发的人也可以收到广告。成功的账户运营案例后,组织还可以接收企业/商户Tik Tok的代理运营,也可以进行外部培训“教大家怎么做Tik Tok”等方式实现。

不要太高兴在Tik Tok与MCN合作。每个人都需要自己想要的东西,共同打造一档深受中国年轻人追捧的“综艺节目”。

告平台”。

实际上,我们普通人已经挤不进抖音的内容赛道,虽然平台支持UGC输出,但是显然,PGC才是平台需要并且会“宠爱”的内容。

从这点也可以看出,抖音的去中心化其实是个伪命题,被流量牵着走的抖音,正在“MCN化”。

(抖音自己曾经一度还想成为平台最大的MCN,裁判和选手,都想自己当了,有兴趣看这一内容的朋友,可以自行上网搜索,这边不赘述。)

三、抖音生态体系单一、脆弱

一个UGC属性弱的平台,是配不上“社交平台”4个字的。

现在我们玩抖音,更多的是为了围观平台内容,而不是记录自我生活。

毕竟,我们普通选手上传内容,平台反馈给你的是“几十个阅读”、“0赞”,久而久之,我们已经对平台产生了“习得性无助”的心理,一般人都会干脆放弃这一不会得到任何“社交奖赏”的动作了。

用户在抖音平台的参与度越来越低,普通用户不再愿意生产内容,实际上,抖音平台内容生态非常畸形,甚至可以说,它并没有形成良性的内容生态体系。

纵观当下抖音整个生态体系,形成了一种“平台和MCN机构在自嗨,用户在看戏,广告主在买单”的现象,整个生态体系非常单一脆弱。

可能看到这里,有读者会提出质疑:明明抖音里还有抖音小店等电商板块、还有直播板块,整个生态体系很丰富呢,有的抖音号带货能力很强。

和大家说明一下,不要和我说个例,我们今天谈的是大多数。一定要钻牛角尖谈个例的,我劝你先补一下《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的功课。

在这一点上,快手显然相反,快手在UGC领域是顶级水平。

这一点归功于其平台内容分发的去中心化。

快手网格状的视频信息流方式,也增加了用户之间的互动,更容易构建社交关系。

很显然,快手已经明显有社交属性,发展成为了“熟人+陌生人”的半熟人社交平台。

归功于它的社交属性,快手直播板块和电商板块以及红人价值,明显都比抖音有显著的优势。

整个生态体系更丰富牢固、变现方式也更多样,更多不同行业、不同人群的人可以从快手平台中获利。

想想微信,当年以洪荒之力占有了我们这些广大用户,并且让我们愿意成为他的忠实使用者,很大一部原因是:我们大多数人都在微信平台中获利了。

我们普通人都能成为微信平台的既得利益者,而抖音平台的既得利益者;目前看,是MCN机构、广告中介和做内容搬运贩卖账号者。

除此之外,抖音的用户分布狭隘性,也是限制其丰富化生态发展的阻碍因素。

对比一下,快手的用户分布就更全面,呈现互联网用户的全分布趋势。

抖音正在变得微博化、快手正在变得微信化。

四、抖音还能“火”多久?

被吹爆的抖音流量,其实它的泡沫感已经日渐显露。

1. 普通用户日渐玩出疲惫感

抖音内容的同质化越来越严重,一个爆款内容形式往往会有一大人群在模仿。

无论视频中小姐姐、小哥哥的颜值有多高,一旦重复性内容太多,只要是个正常人,难免会有产生视觉疲劳和厌倦情绪。

另外,上文中也提到过,普通用户在平台的参与感和存在感越来越低,能够从中获得的“社交奖赏”越来越少,必然也会导致老用户的活跃度下降。

用户对于一个娱乐平台的追捧,一定会有从感性到理性的变化,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抖音现在确实很火,不代表它会长久……

2. 用户商业价值有限

一个平台商业价值的多维性和深度性,才是决定一个平台能走多远的关键。

一方面,抖音平台的内容中心化、缺乏社交属性,导致平台变现方式有所局限性,倾向广告投放形式。这样一来,直接将大部分电商玩家拒之门外,只有需要做品牌曝光式推广的玩家才会在平台砸钱。

另一方面,抖音的用户群体的狭窄性,也必然会导致品牌选择的狭隘性。只有潮、酷、好玩、有逼格又价廉的物品,是抖音用户的可消费品。

(抖音用户:女性用户占66%,24岁以下占75.5%,主要用户在非一线城市,收入3000-8000元居多,企鹅智库,2018)

3. 平台反脆弱机制一直未建立

任何一个平台,想要一家独大,与竞品平台形成强有力的竞争性,必须建立自我发展生态体系中牢固的反脆弱机制。

抖音的内容生产非常依赖头部大号。我们试想:假如将抖音中的漂亮小姐姐、小哥哥都撤走,你还会刷抖音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在这一点上,快手明显已经建立了反脆弱机制,整个内容生态是建立在大量的中小内容生产者基础上的,如果头部达人走了,丝毫不会影响整个内容生态。

另外,抖音的变现方式,对广告部分的依赖性明显太重,假如将抖音的广告收益砍掉,整个平台的生命可谓就“死”了。

目前,抖音日活2.5亿,拥有巨大的人口红利,却没能打造一套丰富的变现体系。

一旦出现一个平台,和抖音对标人群一样,内容精彩度超越抖音,同时互动性高于抖音,那么抖音的流量,必定会被瓜分走。

我们很难模仿出一个快手,但是模仿出一个抖音,真不难。

抖音,一个站在流量红利金字塔顶部、让无数用户“上瘾”的APP,它还能“抖”多久?

你觉得呢?

作者:莫奈,猩球云联合创始人、CMO

微信公众号:莫奈MONET(ID:monet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