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泰言工作室

1260344252

15711147576

taiyanseo@foxmail.com

Viya辛巴李佳琪前三 最新主播排名出炉 抖音Aauto快手淘宝谁是王者?|抖音直播

发布者:taiyanseo发布时间:2022-02-03访问量:102
抖音营销
Viya辛巴李佳琪前三 最新主播排名出炉 抖音Aauto快手淘宝谁是王者?

李佳琪一年有389场直播,维雅也是如此。这个行业的TOP主播在拼命维持自己,因为一旦他停下来,就可能被超越。这是由Wemedia、鞭牛石、new腕儿、凤凰网联合发布的“6月直播电商主持人TOP50榜单”。娱乐网站。这篇文章是由小博士的教学和训练创作的。它主要解释辛巴、李佳琪、维娅中的前三名。最新主播排名出炉北大教授抖音谈韦东奕。淘宝谁是王者,Aauto faster,抖音?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共2543字。来看看小医生的教学培训介绍,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李佳琪一年有389场直播,维雅也是如此。这个行业的TOP主播在拼命维持自己,因为一旦他停下来,就可能被超越。

这是由Wemedia、鞭牛石、新腕、凤凰网娱乐联合发布的《6月直播电商主播TOP50榜单》带来的最直观的启示。

榜单前50名的演员中,有很多不知名的工厂和反主播,但榜单前50名都是大家熟悉的。榜单的发布也让主播及其背后的平台得到了集中展示。无论是谁,都逃不过激烈的竞争和洗牌的位置。

抖音,直播电商代表罗永浩从5月份的第25位跌至第47位。就连登上紫禁城榜首的李佳琪也从第二名跌至第三名。

带货GMV数量的背后,相比供应链能力和售后履约能力,更容易首先关注的是主播所在平台的流量规律。

“在GMV公平的基础上,我们会把大部分平台资源交给中腰主播,由中小商家和农民主播自播。”占据榜单半壁江山的淘宝直播,其流量策略并非外界所想。负责人宣德在接受ID:dianshangmj采访时明确表示,每一位新主播都有特殊的流量倾斜和保护。

Aauto Quicker电商相关负责人也对电商在线表示,平台更注重自身内容生态的发展和用户体验的维护,对流量浇头主播的策略并不看好。

除了平台流量buff的加持,榜单上主播的排名之争还在持续增加。

铁打的平台,流水的主播排名。

《直播电商主播TOP50榜单》连续发布两个月,关注度飙升。

其中,维娅和李佳琪已经连续两个月稳居前三。在6月份的TOP50榜单上,淘宝直播的主播已经占据了28个席位。

5月,排名第一的薇娅总销量是第三位Aauto Quicker主播“爱吃的猫妹妹”的两倍多,总GMV是她的5倍多。

6月,Aauto faster的辛巴回归,强势占据榜单第二,排名19抖音精准引流位的Aauto faster与淘宝直播形成了“两超多强”的主播格局。

相比之下,抖音在直播电商方面的表现有些不足。挣扎在榜单的3、4位,排名最高的单身人士也止步前19。

而之前在C中出道,进入直播电商势头很大的罗永浩,也被榜单搞清楚了。

“假的。”

虽然不认可5月发布的《直播电商主播榜单》,但罗永浩在微博上对自己的第25名做出了回应。

拥有3亿曝光率的罗永浩,曾经在抖音直播电商中实现了梦幻开局。

然而,不到100天,就迎来了他职业生涯的高开低走。在——个月里,GMV倒在了腰部,错过了直播。在线观看人数峰值从第一场比赛的近300万下降到全场6.5万。

虽然电商直播圈马太效应显著,抖音平台流量集中,但罗永浩不可能“强而有力”。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员崔丽丽:

根据抖音和Aauto快手平台的流量分布特点,如果没有特别的舆情事件,格局应该是比较稳定的。

“但是头部主播压力很大,后面还有很多人在追。甚至李佳琪以前的身体问题

在主播争夺战硝烟弥漫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人想进入游戏。

“现在如果不带货,就像是个假主播一样。”作为杭州一家MCN的签约红人,小七之前一直以短视频为主,做内容产出,利用每天拍摄结束的时间,通过直播跟粉丝互动。

一开始只是收收直播间礼物,维系和粉丝之间的关系,“电商直播这个说法有了热度之后,带货能力成了考核主播能力的KPI。”小七所在的公司,会每个月评选带货GMV最高的红人,以及业务能力增长最快的红人。

小七回忆,从今年3月份开始,自己所在的公司,开始增加了带货数据的统计。“很多之前做娱乐主播的同事,都慢慢开始在直播间尝试带货。”因为月度带货排名靠前的主播,能够优先接到更多的品牌合作,和直播资源位。

抖音企业号

这让更多红人从内容形式上开始真正转型。

“机构和平台看中的,主要是电商直播的变现效率。”湛蓝MCN的运营黄泽然告诉记者,抖音、快手、微博这样的内容平台,不像淘宝有天然的电商基因,他们大多靠粉丝带来的贡献,一开始只是流量。

这些流量需要通过广告、礼物来转化,才能带来一定的变现,往往粘性不高且转化率低。“但是在带货的直播间里,粉丝可以直接交付自己的消费能力。”

对于这部分消费市场,圆气文化的创始人赵圆圆曾预计,今年的电商直播市场逼近9000亿。根据2020年600%的增速,到2020年预计122%的增速来看,他认为直播电商的瓶颈会在2.5万亿左右。

而在整个市场到达2万亿之前,则会一直处于红利期。

如黄泽然所说,“这很难让市面上的内容机构不动心。”

“我已经会直播了,但是效果不太好。”

这是黄泽然从公司面试主播口中,听到最多的话。

如果说2020是电商直播元年,疫情则让2020成为了全民直播的元年。疫情期间,只要身份信息通过平台认证,无论你是职业的网红主播、记者、学生还是其他身份,都可以开启自己的直播间。

这让不少人都想去直播电商的潮水里碰碰运气,“大家都觉得‘万一呢’,能卖一点就赚一点。”小七最开始也把带货作为补充和尝试,“直到后来有了排名,再看看外面其他平台主播的带货能力,自己还是存在很大差距的。”

对此,公会OST的运营Cat表示,公会和机构来引导主播带货,并不是那么好培养的。“大多是觉得电商的钱更好赚,但做得好的并不多。”

MCN所见长的,是培养以颜值、才艺、技能为主的娱乐主播。“但这些并不适用于卖货。”快手电商相关负责人告诉「电商在线」,快手上对直播电商的主播,更看重的是对商品的专业程度,以及是否具备销售技巧。在此基础上,才是直播间里的交流节奏。

快手上的很多原生主播,不少本身就是商家,转到线上后,平台会进行培训和运营方面的指导。“环节上的培养,平台大多是和第三方服务商进行合作。”快手负责人表示,电商主播很少是通过培养打造出来的。但也存在少数做得不错的MCN,他们大多有共同的基因:“创始人是电商出身,或者非常懂货品。”

而粉丝量大的主播,也并不都能跟“带货”画上等号。

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明星。

无论是榜上的淘宝直播、快手还是抖音,都邀请过明星坐镇。但从转化上来看,直播电商的消费者,对于明星的导购信赖程度,远不如李佳琦、薇娅、辛巴等等这样的电商主播。

“很好理解,明星大多生活得‘不接地气’,他们推荐的产品,都会怀疑自己根本没用过。但是像李佳琦这样导购出身的主播,天然就具有销售行业的公信力。”黄泽然表示,而这样的“亲和力”是很难通过速成培养来达到的。

因此不少明星在直播前声势浩大,却连持续直播都维系乏力。在带货主播的GMV排名榜单上,明星身份的带货主播,屈指可数。

在前不久光大证券发布的研报当中,也有过这样的观点:中美流量平台自建电商从来就没成功过。而电商从来都不是一门流量生意,它是互联网行业中交易链路最长的业务,复杂度远高于其他变现方式。

淘宝直播负责人玄德认为,直播电商的本质是电商,而非直播。换句话说,淘宝直播的立身逻辑,也从来都不是流量。

如果说MCN需要在娱乐和电商主播的培养方向中逐渐做出选择,那么平台也需要更明确的发展策略,不能什么钱都想赚。

对此,淘宝直播的强电商属性一直很明确——把商业场景中的流量转变为顾客或者说消费者。在淘宝直播的负责人玄德看来,如果没有发生以上转化,流量对于淘宝的价值就不大。

因此主播可以是商场的柜台导购、工厂的工人、品牌的渠道商家,或是网店客服。他们离货更近、更能发挥场的优势,也让淘宝直播能够发挥出强大的供应链能力,将引导进店率和商品打开率做到60%。

短视频起家的快手也一直非常清楚,直播电商对于平台的意义。

一直有不少用户反应,快手的电商直播入口很深、刷到带货直播要靠点运气,快手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快手一直都不是纯电商平台。”不少用户都是前去娱乐,而非直接抱着购物目的。

但在保证平台内容娱乐性的前提下,电商业务从未被搁置。

“我们通过算法来平衡这些需求,一方面电商业务需要发展,同时也让不想买的人、只想内容消费的人,不要看到电商内容。”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快手平台的日活超过3亿,其中直播电商的日活超过1亿。

而快手给自己的定位,主要是满足消费者的非确定性需求。“我压根没想过要买东西,但偶然看到,觉得还不错,就买了。”不过,快手的电商负责人余双曾对外表示,“路过买个东西”的需求市场还不够大。

从快手平台处了解到,接下来快手电商会推出“快手好物联盟”,建立快手官方的选品池,通过官方沟通,来为平台上的主播争取更多品牌进入分销库,打破粉丝数量给平台上个人主播、中腰部主播带来的限制。

相比之下,抖音则像是还没有准备好,就冲上了直播电商的赛道。

“抖音不像淘宝直播有电商生态,也没有快手之前的发展过程,官方一方面在推进电商,一方面平台又无法权衡秀场直播带来的流水。”黄泽然告诉记者,抖音的秀场流水还是非常可观的。

而在《直播电商主播TOP50榜单》的榜单上,6月份抖音平台也只占到了4席。

同时抖音上的广告变现模式,一时还无法改变。

信息流广告以短视频的形式,按照千次播放或是5秒有效播放来计算费用,根本上决定了停留时长越短的内那英最近抖音很火的一首歌容,越容易被推送给用户。

带来的结果是粉丝追寻内容,而非创作者。因此粘性不强会导致转化不高。

但直播电商则相反,需要停留时长较高、转化效率提升。李佳琦、薇娅甚至是吴晓波、罗永浩的直播,时长都在3个小时以上。

就连以张庭、朱瓜瓜为代表的抖音主播,也更像是微商私域流量的胜出,而非借助平台的电商能力。

榜单的成绩公布,让主播有了焦灼感。即使强如罗永浩,除了自个儿,整个直播团队也跑到了淘宝直播上开播,也是罗永浩对流量和变现的一种无奈。

“好在这样的排名,不管衡量是否绝对准确,但至少有一个统一的维度,定期在反映电商主播的市场划分。”黄泽然觉得,这份每个月更新一次的榜单,已经对主播们带来了刺激。

至于接下来各大平台是否会调整路线,将显露出各自想要分羹直播电商的真正野心。

运营抖音企业号,企业品牌文案到底要怎么策划?抖音短视频流量变现系统,带你玩转抖音营销-抖咖团队如何在网上卖农产品?通过抖音短视频农产品营销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