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泰言工作室

1260344252

15711147576

taiyanseo@foxmail.com

抖音限流6类内容:电商这条路究竟怎么走?

发布者:taiyanseo发布时间:2021-12-07访问量:56
抖音限流6类内容:电商这条路究竟怎么走?

Tik Tok搜索推广、短视频引流捷径-www.1879.net.cn

未来想要以电商为主要盈利模式的创作者,将电商转型的逻辑发展为:创作者凿刻内容核心价值粉丝跟随名人转型,认同品牌IP。这就要求内容IP有较高的完成度,这意味着Tik Tok账户的清算周期变长,前期需要更多的IP建设。然而,在新股息趋于停滞的股票纠纷中,第一步可能是一场硬仗。

4月14日,Tik Tok电商助理发布六类限流通知:为保持账号健康发展,不再推荐“图片轮播、心灵鸡汤视频、无口播拆包视频、街头采访/销售无关商品、推荐拉客好物有价格提及、小剧场低俗或尴尬表演”。

Tik Tok说,原因是这类内容存在视频制作成本低、定位异常、同质化严重、无营养、无正向、单纯诱导消费等问题。

公告截图

同时电商助手还发布了《内容优化升级指南》,带五场讲座,为女装/男装、好物推荐、美妆产品提供升级指导。

那么Tik Tok为什么要给这些内容命名呢?相关账户应该在哪些方面进行改进?如何解读这些升级措施,正确理解其背后透露的趋势信号?笔者将在本文中为大家一一梳理。

一、低成本的Tik Tok自救

回到Tik Tok的“非推荐内容清单”,发现主要针对的是质量较差、实现目的明显的Tik Tok账号。

图片轮播在知识科普内容中较为常见,而鸡汤叙事则是部分情感内容的选题方向,在整个平台生态中,既俗又/尴尬剧场的内容质量较低。不过,Tik Tok作为内容平台,能够遏制过度商业化,破坏内容生态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被吹捧的小剧场暴露出来的问题,比如拆包不口播,通过街头采访卖无关产品,提价,就是实现目的太明显了。

Tik Tok此举主要是为了维护内容生态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根据助理发布的《内容优化升级指南》,服装内容可以从“街拍、技术流穿衣;露脸;自然,广告并不生硬。好物推荐和美文内容需要“专业领域、通俗知识、理性分析、客观评论”和“真实场景中有用的内容”。

前者意味着投入更多的创意和名人,后者对专业门槛提出要求以满足实用性,需要真正为用户产生参考价值,对应的是更多的人力和资金成本。低成本视频不等于低质量视频,但高质量内容一定是各种成本共同作用的结果。

淘宝店铺“金大班”Tik Tok号

这一措施也成为识别专业内容创作者的筛选机制,未来这一机制可能会不断完善。2018年10月以来,微信业务高调进入Tik Tok后,有人只想以Tik Tok为增量渠道,依靠技巧快速变现,甚至将用户引至微信完成微信业务中的交易,消耗了Tik Tok的运维成本。确保用户不受干扰也是Tik Tok此举的原因之一。根据Kass数据,如果被Tik Tok判定为微信业务,很可能会被限制和降级。

此外,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值得关注。Tik Tok的内容分发基于算法,算法是用户根据自己的喜好做出的主动选择。用户认为低质量的视频实际上无法进入他们的视野。那么,我们可以推测,日活2.5亿的Tik Tok,可能会在保持内容平台属性的基础上,有意识地提升和提升平台的内容水平,在全国大丰收后进一步教育平台用户的审美。

现在让我们看看“低成本的Tik Tok如何自救?”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内容升级,确立优质内容价值的核心,打磨其表达方式,即视频质量

二、限流背后:提升内容层次;抑制“摇生意”的泛滥

2018年10月,伴随着Tik Tok购物车功能申请门槛的全面降低,一波新开发的“商家摇号”机构,被一些媒体称为“3000万微信业务大军涌入Tik Tok后收割新韭菜的游戏”。

什么是撼动商业?微信业务、淘宝、Tik Tok微店的店主,甚至是在内容行业没有优势和经验,却想从平台红利中赚钱的用户,都可以称得上是商家抖音。

在目前的语境下,抖商更多的是指业余创作者,他们有很强的盈利目的,不专攻内容,主要专注于技能。一般来说,是羊毛党。

抖业务的背后是快速成长的抖业务组织。2019年1月“2019首届抖商节暨全球抖商联盟成立大会”和2019年3月23日“世界抖商大会”等。他们设置了作为Tik Tok的动摇的焦虑,但他们没有真正解决它们。

新京报报道称,“据记者调查,抖商培训的很多套路还是教你‘复制’视频,微信商务式拉人入群,金字塔式发展‘线下’,所谓金牌讲师也

大有包装的成分。”

▲某抖商培训机构的朋友圈宣传 图源:新京报公众号

抖音降低购物车、电商变现的门槛,本是促进平台创作者结构化变现,形成更加成熟的短视频业态的重要举措,但羊毛党也在其中找到了机会。过分功利化的内容环境肯定会打扰用户体验,而诸如“收割式”抖商机构的出现也在打击新入局创作者,甚至腰部以下创作者的积极性。

抖音对此现象也是有所防范,3月23日“世界抖商大会”举办当天,字节跳动PR及“头条浙江”均及时发布通知,称官方从未授权。直至今日,在今日头条上搜索“抖商”,还会出现相关的声明。

不过,抖音并未放弃这批赶上流量红利末班车的新入局者,《内容优化升级指南》的推出就是很好的说明,抖音称在5月底之前依据点名内容作出整改即可。只要创作者能够从内容出发,在平台的指导下找到自身优势,最终还是能够依靠内容价值盈利。

三、抖音红人如何正确电商变现?

卡思数据认为,基于对低质、变现目的明显内容限流的目的,这6类内容并不是终点,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多需要被限流的内容表现形式补充进来,也会有更高阶的《内容优化升级指南》。

未来想要依靠电商作为主要盈利模式的创作者,其电商转化逻辑将发展为:创作者凿实内容核心价值→粉丝凭借对红人的追随、对品牌IP的认同发生转化。

在此举的长期影响下,抖音内容生态或将出现以下几个趋势:

1. 创作者变现周期变长

此变现逻辑的关键点在第一步,只要第一步捋顺了,之后就可较为轻松的完成规模变现。

这要求内容IP有着较高的完成度,这就意味着抖音账号的变现周期变长,前期需要对IP进行更多建设。而在新增红利趋于停滞的存量之争中,第一步可能是场硬战。

▲据《抖音购物车双十二“剁手”战报(2018)》电商红人雪梨,单品羽绒服20分钟成交1W件,成交额达2300W

2. 大玩家回归赛道

同样的,前期IP建设除了红人极强的主动性外,还存在诸如资金、资源、团队成本的多重考验。而能够承担该运转周期的,可能是传统媒体转型以及各种实力雄厚的大玩家。

3. PGC或回归战场

为短视频电商创立一个新的IP VS 已在PGC战场获得成功的IP学习做电商哪个的成本更高?答案或许是后者。

PGC玩家,尤其是垂类玩家对内容的把控,与IP积累的影响力都能够再次运用于短视频平台。2019年考验流量付费率,验证用户价值的时候到了,而PGC垂类玩家或许能够再次闪耀战场。

电商变现依靠的是红人、IP对每一个粉丝的号召力,体现在每一单的转化累计。其实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能够跑通电商的内容IP,广告变现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2019年,玩转电商就是最硬核的成绩单。

作者:卡思数据